当前位置:主页 > 合击资讯 > 文章内容
一世劫三生念(下)
文章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www.i3hun.com 发布日期:2015-09-21 12:56:54
摘要:(十一)谁应了谁的劫?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?如果不曾相遇,我又怎会爱上;如果不曾相遇,我又怎会有那么多遗憾。(十二)我留在了55区,但还是时常会偷偷上个小号去4…

(十一)

谁应了谁的劫?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?

如果不曾相遇,我又怎会爱上;如果不曾相遇,我又怎会有那么多遗憾。

(十二)

我留在了55区,但还是时常会偷偷上个小号去48区。

每一次,我都会莫名其妙的把土城、苍月、庄园、天庭甚至天关通道跑一遍。

那样的期待相见,又那样的害怕相见。哪怕仅是远远的看一眼,都是一种奢侈。

直到,我看到了那个身上带着太阳名字的女孩。

她与另一个女孩在安全区聊天。

“哇,雷霆战甲哦,好漂亮啊!”

“嗯嗯!老公送的!”

“你老公可真好啊!”

“是啊,我昨天心情不好,还给他打电话了呢!”

……

(十三)

那一刻,我羡慕到嫉妒。

一件衣服,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物,可我却从未拥有过。

一个电话的安慰,有过的太多太多,可我想要的又在哪里?

那个简单又普通的女孩,她拥有了他的一切。

装备算什么?级别算什么?骄傲又算什么?

什么都不算。

我拥有的,只是用华丽外表掩饰住的破碎的心。

漆黑的夜里,终于再也忍不住,泪流满面。

如海市蜃楼般唯美多情的梦,只是一场独角戏。

该醒了。

(十四)

整整两年我都没有再踏上48区一步。

不过关于48区的消息还总是会不停的传来:沙城易主了,雕像换人了,有人离开了,合区了,行会解散了等等等等。

平淡还是时常会在QQ上和我聊几句。每一次我都强忍着不去刻意问他关于太阳的消息。

他偶尔会说起,也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。

后来有一次他说,我们又占沙了,你给我们会写个采访吧。

我想也没想,张口就答应了他。

(十五)

庄园依旧。

我用了两天的时间来做了这个采访,却始终没有等到太阳。

太阳的名字挂在行会最上面,采访写的却另一个会长。他们解释说,太阳老大忙,最近很少有时间上了。

可是我却看到那个女孩的身上依旧带着他的名字,那样刺目,如一把刀,割裂着我的胸口再次成殇。

“太阳可能要不玩了,合区后我们把对面打的也不轻,他们也不少人换区了。”临走的时候,平淡告诉我。

我恍如被丢弃于冷酷的冰川。

(十六)

我向55区的那个人辞行。

“对不起,我要回去等他,为他送行。”声音低到尘埃里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傻?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孩,呵呵,我会在这里等你,你也不要忘了,这里还有你很多的新朋友。”那个人苦笑着,明知留不住,何必强求。

虽然背了名字,两年的相处却一直淡如清水。

友情,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。

我固执的爱着自己过去的梦,我固执的伤害着旧梦以外的所有为我擦试伤口的人。

(十七)

我又重新收拾起了那个旧时的角色,站在庄园,依旧灿烂惹眼。

看到的人都来和我打招呼,却没有人知道我为谁回来,又在为谁等待。

我换了行会,新行会的老大是排行榜的第一人,中立行会,鲜少参与区里的争斗。

新老大会时常在我身边站着,会护着我在行会活动的时候不受伤害。

我却只能呆呆的傻笑。

我欠下别人的终是太多太多。

(十八)

上线看到的一行粉字打破了许久的宁静。

太阳在了,他在卖装备。

我的心又无法控制的狂跳起来,输密宝,解锁……穿好衣服的那一秒,我飞快的向他所说的庄园右侧跑去。

这一次若再错过,或者将永世不能相见。

我闭上眼睛,那么、那么勇敢地站向他的面前。我能感觉到他的疑惑,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。

终于,那个念念不忘的人,可以离我这么近了。

(十九)

“为什么要走呢?”明明知道原因,却不知道该如何问起。

“等以后要是他们回来,我还会回来和他们继续打的。”他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悲喜。

“这里就没有人值得你留恋吗?”纵是有千言万语,也只能化作这一句。

“有啊,可是男人还是现实重要,你说是吗?”他说完,便是长长的沉默。

他始终没有回避,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,我静静地守在他的对面。

荷花池畔长久的凝视,美丽到永恒。

(二十)

一个傲然的身影出现在数格以外,定定的看向我。

我依然未动,毫无掩饰的贪恋着对面那许久前就本该属于我的温柔。

那个身影漠然离去,我心中慢慢泛起了荒凉的歉疚。

“三少要买我的装备。”太阳的密聊传来。

三少,刚刚离去的那个萧瑟的背影,默默陪伴了我许久的新行会老大。

我没有做声。

“他说要我找个不是我自己行会的人担保,我好像找不到能让他感到满意的人。”太阳的语气有些黯淡。

也许到了这时他才发现,自己叱咤风云数年传奇,到最后身边竟然连个有公信力的朋友都没有。

“我可以!”我毫不犹豫的对他说。

是的,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。

(二十一)

三少打来长长的一排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,是隐忍,是失望,他的痛,我又何尝不知晓?!

我咬着牙继续默不做声,终究还是又欠下了。

他看看我,又看看太阳。我一动不动的站着,那个姿势仿佛被时间定格。

交易结束,太阳重新回到我的对面站下。

那个背着太阳名字的女孩也来了,他依旧未动。

原来,并不是我不够勇敢,也并不是他不愿意。

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,永世不变。

(二十二)

太阳离开的那几天,平淡找我聊QQ的次数突然多了。他会时不时的戏称我是“恋爱中的女人”,说他与太阳一起吃饭喝酒的时候,太阳总会讲到我,说我如何好、如何好,说他和太阳在一起几年,从来没见他这么煽情过等等。偶尔还会兴叹:“你说你们俩,早干啥了?到不玩了才男思女念的。”

我只是默默的听着,不否认也不承认。

他给了我太阳的QQ,一个生冷的号码,一看就知道是主人经年不上线的那种。

我还是加了,妄想会有意外惊喜。

之后果然还是有了惊喜,在我每次上线一个似有意似无意的表情发过去之后,他回了第一条信息。

于是我们开始聊天,聊生活,聊游戏,他坦白而真诚,只是我们都一直在心照不宣的回避着什么。

我复制我写过的故事给他看,他毫不吝惜赞美之词。我告诉哪个故事是写他的,他便笑着问:“我有那么好吗?”

是的,你的好,无可替代。

(二十三)

明昔何夕,君已陌路。

因为太阳的离开我也再次与48区隔绝,竟然不带一丝留恋。

或许还是欠下了别人的感情债,但歉疚终归是歉疚,他们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过客,我对他们来说,又何尝不是?

(二十四)

日子一天一天的划过,指尖飞沙,一切都在慢慢流走,牵绊的只是我。

我没有再纠缠太阳,他有他的世界,我不知道他的过去,不知道他的现在,更不知道他的未来。

能在他离开传奇的时刻让他知道我的存在,无论他是否会想念,我已然无憾。

只是偶尔还是会找平淡,转弯摸角,打听一些关于太阳的消息。

一切一切,只许一句愿君平安。

(二十五)

当太阳再次找我的时候,又是数月已后。

他说离开太久了,很想回去看看。

“好啊!我陪你!要不我建个新号做你徒弟吧!”我兴奋到不知所已。

“好!我先上去等你!”他爽快地答应,丝毫都未迟疑。

呵呵,我不由得苦笑。要求做他徒弟只是不得已的折衷,想着他身上挂了几年的那个女孩的名字,心里又似虫蚁吞噬般的疼痛。

意外的,我在比奇武馆里见到他的时候,他一袭布衣,干净的身上只有自己的名字。

原来,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子,会用心的为他等待了。

拜完了师傅,我又带他去了比奇皇宫。新开的宗派系统可以让我成为他的双重弟子。

再也没有奢求了。

(二十六)

我仍旧固执,固执的每天上线,却从未看到有关于他的提示。

宗派使者处的可领经验一直是零,我知道,他没有再来过。

落寞的红毯,寂寂空庭中,谁的思念如山重。

(二十七)

他没有错,不过是这一世红尘中,他应了我的劫。

总还是要感谢相遇的,感谢爱情曾在不肯谢幕的年华里,开出过地老天荒的花。

下一篇:通天塔70
.